les fers

至少,我们在认真地活着

  最近一直在看“一个”里的文章,昨天刚好看到一篇,讲诉她爸年轻时曾作为“艺术家”的故事。

  里面有一句话印象很深刻,她说,现在想想,那些乡镇级别的文艺家们,打着各种旗号聚会,探讨,显得多么可笑。

 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 。

  我想起近段时间来,看到越来越多的人,年轻人,中年人,老年人在锻炼身体。

  他们做的事情很简单,无非就是压压腿,做几个引体向上,有些时间,会有一两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带来一个沙袋,很不专业地拳打脚踢,往往在这个时候,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前辈级别的人物,在旁边指点,而年轻人也很乐于向他们学习。

  年轻人讨论的话题是,怎样练胸肌,怎样练腹肌,老年人的话题,大多都是太极,每当他们讨论这些时,脸上都是很严肃认真的表情。

  在这一刻,他们所讨论的话题,对他们来说,未必比起什么政协,作协,艺协等等的研讨大会更低廉,更卑微。

  但要注意的是,此时的场所,是全中国都被广场大妈占据了一大半,光线昏暗无比,噪音漫天飞扬,甚至没有一条凳子,一瓶矿泉水......

  他们或许见识并不算广,拼尽一生,也未必能够挤进名流,但,至少,他们是在很认真地生活,很认真地活着。

评论

热度(1)